lai378418041
<font color=0000FF size=2><B>空間有您的加入-顯得更多姿多采 <font color=EE0011 size=1><B>QQ群473602802

一個聽鬼說話的人

向下

一個聽鬼說話的人

發表  Admin 于 周五 1月 24, 2014 8:25 am

第一次發覺自己跟別人不同的那一年,志明只有十二歲。

開始時,每每在半夢半醒之中,他都會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有時是男聲,偶爾也會有女聲,甚至是童男童女聲,爭先恐後地扯著哭腔,淒淒慘慘戚戚地哭訴自己吃不飽穿不足,饑寒交集,苦不堪言……

“ 每次都是在夢中,似睡未睡,要醒未醒之間,眼睛又睜不開…聲音是很清楚的,不過看不到它們的臉孔……”而往往,即使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將眼睛睜開,落入他眼簾的,只是沉默孤寂的空氣。

然後,即使是在大白天,他也發覺身邊有很多飄來蕩去的影子,其中有黑的,也有灰的,而且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即走起路來足不著地,輕飄飄的,飛得很快,一閃即逝,像足輕功了得的武林高手。

而更怪的是,不論怎麼努力,總是看不清對方的臉孔,矇矇矓矓的一團,讓他瞧著倒有點心驚。“當時我覺得很怪,就跟家人講,不過他們都不信,罵我不可以亂講話。”

其實,大家都一樣,當有甚麼不明所以的異常狀況發生時,大都抱著不以為然的態度去面對。尤其是沒有辯駁能力的小孩,不論他們想傾訴的是甚麼,總是被大人們的怒目相視而遭活活扼殺。

可是,日以繼夜,同樣的幻影並沒有消失。終於,愛他的祖母,起了疑心,帶他去問神,這才揭露了志明原來擁有一對可以看透他方世界的眼睛,即俗稱陰陽眼。

對於陰陽眼這種異能,各界的說法議論紛紛。有的人說這是前生帶來今世的業障,也有的人將它視為靈修的成果。當然,更有不少的精神學專科,認為這只是一種幻覺,或是精神妄想症,現實生活中,根本毫無其事。

唯對於志明來說,這一切都是他的真實體驗。因為灰矇矇的影子出現的次數如此頻密,所以他完全排除這是種幻覺的可能性。“我相信,因為我曾經看過……”雖然,他看到的都只是背影。

“背影,很快的一閃而過,當然,也會有一些是可以在你身邊停留很久的…但通常它們都不讓你看到正面、全部或整個身影的,只能夠看到它的背影……”

作法也許有點自欺欺人,不過志明在家人的勸告下,的確曾經試過聽取神明的忠告,用花水沖涼,希望遮掉看見的異象。可是沒有用,過不了多少,他還是會同樣地看見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事物。

七月要求特別多

尤其是農歷七月,半夜三更來找志明傾吐心聲的,都是不一樣的人。

“每次出現都有不一樣的要求,衣服、漫畫、巧克力等等都有…”於是,因為擁有跟常人不一樣的眼睛和耳朵,志明,就成了一個聽鬼說話的人。每當受到拜托,志明都義不容辭地花錢買祭品在路邊拜拜。

“有人說這是迷信,可是鬼神之說流傳了這麼多年,一定有它的歷史存在……”因為這種信念,成年自主後,他不畏懼家人的反對和旁人投注予他的奇異目光,將水果、麵包及齋品擺在路邊,燃起香燭,唱誦佛號,邀請四方的無主孤魂野鬼,一同大快朵頤。

“我同意道家說它們讓我們看到,是有求於我們的說法。每年的七月,我都會覺得它們特別靠近我。甚至會在夢中告訴我,它要去聽經,需要一套衣物,希望我滿足它的要求等等。這種感覺是很真實的……”

會這麼說,是因為志明有個叔叔17歲那年就夭折了,算上來已死了卅多年,跟他從沒有見過面。志明有兩個婆婆,大的數年前死在中國,為了讓亡魂安息,他每年都有為她打齋超渡。一年,在法事進行的前一晚,在似夢非夢之間,志明聽見有人跟他說話。

“它說是我的叔叔,我反駁說我根本不認識它,可是對方卻說如果不認它就要打我,因為害怕被打,所以我只有認囉……”那把聲音向志明講述自己的喜好,同時要求一套衣物說是要出席聽經會。第二天一早,志明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件紙衣在屋外化了。

後來,跟小婆婆提起時,他驚覺自己那名早折的叔叔之喜好,跟夜中那把聲音所說完全吻合。“後來到佛廟去時,卻又有怪事發生……”志明為叔叔做了個神祖牌,可是到廟後才發覺原來婆婆也為兒子做了個神位而忘了告訴志明。

難怪亡魂一早顯靈表示要聽經,原來,在小婆婆的安排下,這個約會早已醞釀成形……

人鬼相逢嚇得魂不附體

對於自己經常活見鬼的遭遇,志明是已經麻木了,對他來說,會看見它們,是因為它們心中有所要求,希望有人去替它實現。就如,在去年六月他就有了一次這樣的經歷。

當時,每逢晚上八點多在屋內吃飯的時候,常常聽到有人在外面叫他。注意聽了多次,他發覺聲音來自同一人,可是找了很久,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叫喚他。直到有一天,當他到廟裡拜拜的時候,一個上身的乩童突然跟他說外頭有人在等他。

“我覺得很怪,明明是自己一個人駕車來的,怎會還有人在車上等著我呢?到泊車處去看,車上也是空無一人,當時,我有一陣很不舒服的感覺。”旁人見狀馬上起哄,叫他繼續問。於是,他便照著神明的吩咐取了三根香到外頭去請那個跟著自己的隱形人進廟來。

乩童說它是志明的姑姑,跟著他,是因為有事相求。當時志明覺得很啼笑皆非,因為其父是長子,又無姐妹,何來的姑姑?對方通過乩童的口,向志明要求衣服和金錢。想到這些物品都花不了很多錢,所以善良的志明就答應了它。

“後來,在乩童安排時間去火化這些物品前,我跟小婆婆提起這件事,才知道竟然是煞有其事!”原來,早在老人家生育志明的父親前,曾先養下一個女兒,不過在三個月大時因為婆婆抱它時跌進水溝而被壓死。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57年了,連婆婆都沒有想到事隔多年,它竟然還會存在……。”這件事讓他得到的結論是,它們的現身,都是心中有所求,不是來害人的。後來,他發願每逢佳節都在屋外拜拜,讓好兄弟們,包括其姑姑都可以普天同慶。

雖然自十二歲起便有了異於常人的經歷,從小見到大,如此司空見慣,應是見怪不怪的了,不過,早在六七年前,志明有一會還是被嚇得魂不附體。“一看到時不覺得怎麼樣,可是一知道對方不是人,總是會覺得渾身不自在,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會站上來。”

“看見它們的時候,會覺得很陰,身體冷冷冰冰的…”

害怕,是因為人鬼相逢的感覺那麼真實。最清楚的一次,發生在六七年前馬六甲巴江山腳的三叉路口上。“當時,我看見一個小孩子跑得很快,一個不小心就跌倒了,我去扶它,可是手一伸向小孩,它就突然不見了……”

“小孩大概有六七歲,看不到它的臉,只是見到它跌倒的背影,它的衣著打扮都跟人沒有分別。我向前扶它卻撲了空,看著它在我面前消失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我的身子、頭、手腳和心突然就像是不見了…不知道去了那裡…”

那次的經歷,讓他毛骨悚然,怕到不得了。自此以後,走在路上,志明都小心翼翼,避免與鬼相撞。雖說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保持一個距離,彼此以禮相待總是不會有錯的。

因此,如果有一天,你在街上遇見一個人,突然在步行時放慢腳步,左閃右避,垂頭低聲宣唸佛號,請不要太驚訝,這很可能是志明,或是另一位擁有異能,能夠同時聽透看遍陰陽兩界的朋友,正以佛號跟好兄弟們締結善緣。
對於自己的遭遇,志明不是沒有疑惑和困擾。

可是,與其胡思亂想,讓自己精神不安,他寧可相信自己的所見和所聞。多年來,為了找尋一個合理的解釋,他試過許多途徑,其中,當然少不了宗教。

“我十五歲加入佛學會,十八歲那年認識了一個來自澳洲的法師,他跟我開示,說我看見的,是另一個世界的事物……”於是,在忐忑不安了三年之後,志明終於找到了答案。

其實,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根本有著不同的頻道,只是在未知因素的影響下,令到兩個世界突然產生了重疊,更使影象和聲音突破了原有的空間,來到了這個世界。

然而,對於自己異於常人的遭遇,他不曾怨天尤人。因為對他來說,今日這般的果,亦是昔日種下的因呵,善惡到頭終會有報的,而無因不成果,恰是生命必然的定律。

“因果是存在的,我也相信這是前世帶來的因,所以今生要受,這是很肯定的。”所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由於個人際遇而對這句話有著深入瞭解的志明,眼中刻劃的,盡是一片澄明。

他相信這個世界存在著許許多多肉眼所不能及的鬼界眾生,它們有的好玩而佻皮,喜愛捉弄人。“所以我相信被鬼壓,不同意醫學界說這純粹是精神疲憊而引起的問題……”他的經驗告訴他,被壓是好玩鬼一時興之所至的所為。

“不一定是小孩,很多男的都愛壓人,我也有同樣的經驗,晚上睡覺時被壓著,一直掙扎都起不來……。我的工作不是很壓力的,可是被壓到很緊,翻都不能翻,心中唸佛號,一下子就全身鬆到完……這是靈體的壓,不是壓力的壓。”

他堅持工作壓力會導致一個人失眠,而不會讓人爛睡如泥。

志明同意,道家所說的陰暗地,例如廁所等都是鬼眾們喜愛盤踞之處。而更離奇的是,偶爾禮堂和舞台上也有會它們的蹤影。“這是很奇怪的,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在台上出現,有時會覺得台上特別陰,空氣特別冷,就是因為有它們在。”

透過那一對犀利的陰眼,志明發覺,鬼魂原來是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不是人氣少的地方才會有,即使是熙來攘往的大街小巷,也會有它們左右穿梭的影子。跟人一樣,掛著木無表情的臉孔,它們看似在匆匆趕路,從這一個驛站,飄向另一個驛站。

單看外表,它們跟人一樣。唯一不同的,只是腳跟永遠沾不到地。

“未必是晚上,有時在早上八九點、中午一時及下午五時過後都可以看到它們。”很多時候,志明看到的異象都是屋子裡。可以說,幾乎每所房子都有靈體的存在。可是,看到了,他不會跟旁人說。

“廚房是很多的,洗手間也有,但很多只是路過,沒有惡意的。”經過了房子,就自然而然地飄向未知的遠方,因此,實在沒有必要去紛擾大家,將壓力和恐懼像病菌一般散播給旁人。

根據志明的真實體驗,它們有自己的生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生活在不同的空間。如非必要,又何苦去擾亂楚河漢界?

雖然是屢見不鮮,但是看見鬼界眾生,或多或少,畢竟還是會有些不安的。於是,志明每次看見異象都會唸三聲佛號及往生咒。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唸了之後,他感到整顆心都放鬆了,像是將心中埋葬的一些甚麼下放了,感覺十分安寧。

也許,大馬佛學院院務主任釋繼興法師說得對,人對鬼物之所以會感到害怕,乃是因為無明,因為擔憂對方的企圖,更擔憂自己會因它的顯現而受到傷害。可是,在瞭解了對方的來意之後,又有何懼呢?

“其實,它們跟人是一樣的,沒有侵犯它們就不會有事,對方也不會侵犯你。”對志明來說,鬼魂的現身,並不是一種騷擾。只是它們跟人一樣,會有話要說。它們找尋的,只是一雙聽其傾訴的耳朵,以及可以滿足其需求的人。

而且,被選中成為聽鬼說話的人,是沒有機會說不的。

“應該說,這是沒得選擇的,想要不看到它是不可能的……這是對方的要求,它要找你,主控權在它的手上,如果它不肯要,大家是見不到面的……不過它們也不會故意跑到你面前嚇你,它們沒有這麼大的惡意…”

民間流傳,見鬼,象徵著流年不利和晦氣,但是對於志明來說,這些都可以被譏為無稽之談。“在我面對經濟困難時,是好兄弟讓我看著車牌也有靈感,有時中兩百,有時四百,雖然不多,可是卻一直維持了我的生活費。”

其實,一直以來,志明跟它們都沒有實體的接觸,直到九九年的一天凌晨……“當我要醒來時,突然覺得有個人在我床邊,它的手很冷,拍了我的腿三下,叫我醒來,可是醒不到,後來,它跟我聊天。”

當時,志明只覺得一股寒氣直逼上身來,想睜開眼,卻一直沒有辦法。對方跟他說:“我送你一副紅棺材,再給你一個日期,是27號,要記著了。”對方一消失,志明便馬上醒來。

他疑幻疑真,左思右想之下便猜字。翻開萬字薄,他找到棺材的代號是25,加上日期便湊成2527。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下注,買了卅元,結果開了反字,中字不中錢。縱然如此,志明只覺有趣卻不感可惜。

因為對性格豁達的他來說,得之我幸,不得,也是我命。可是,在幾個星期後,同樣的好兄弟又來入夢了。這次,對方直接給他一組號碼,囑他不可忘了。

這次志明不貪心,只買了兩元,結果得到一筆小橫財。經過這次事後他發覺,原來跟鬼打交道,未必就一定是壞事。

“這麼多年以來,我都沒有遇過甚麼不好的事,相反的,在面對困難時我會向它們訴苦,而每次在拜過它們後情況都會有所改善。”這一點,看在常人眼中似乎是毫無根據,可是志明卻堅持是好兄弟在背後幫的忙,甚至會在災禍發生前,給他通風報訊。

例如,偶爾當他預感某個地方某個時候會有車禍,事情就真的會發生。他認為,這都是好兄弟的功勞。也許很難以明瞭,可是,這類靈異的溝通,本來就是外人所無法想像的。

而最讓他難忘的一次例子,發生在幾年前。“我父親是開咖啡店的,有一晚天氣太熱,我到樓下店中乘涼,後來倒在桌子上睡著了。突然我聽到砰的一聲,然後有七八名小孩的尖叫聲……”突如奇來的巨響,把他嚇到跳起來。

睜開眼睛一看,咦,四週靜悄悄的,一個鬼影也沒有。看看時鐘,時針恰好指著是半夜一點卅分。當時,志明感到很不安,似是害怕有些甚麼事情會發生。

而三天後,事情真的發生了。一輪驕車在割車時為了閃避一隻狗而衝進咖啡店,撞倒了柱子,發出巨響,將跟隨長輩在店內用餐的小朋友們嚇得號啕大哭,聲音跟之前志明在半夢半醒之中所聽到的吻合。

聽鬼說鬼,也許,你會對志明的遭遇感到匪夷所思。可是,他卻很能夠對自己的命運隨遇而安。對他來說,人跟鬼,根本沒有兩樣。即使是現身化形,也未必就代表著對方懷有惡意。相反的,它們多是因力有不逮之處,要懇請人們相助。

甚至,志明覺得,人們不應該一竹竿打翻一船鬼,並不是所有的遊魂野鬼都有惡意要嚇唬人,偶爾,也只是因為一個不小心才讓人撞個正著。“如果沒有侵犯它,它怎麼會來傷害你?其中,一定有甚麼因緣,對方才會要來找你的。”

這,是一個聽鬼說話的人之真情告白。


avatar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97
積分 : 3607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3-14
年齡 : 29
來自 : hngkong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lai378418041.forumotion.com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