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378418041
<font color=0000FF size=2><B>空間有您的加入-顯得更多姿多采 <font color=EE0011 size=1><B>QQ群473602802

人娃

向下

人娃

發表  Admin 于 周一 6月 03, 2013 8:31 am

我是一個28歲的女人,跟我老公結婚了五年,我們的關係一向很好,雖然他平
常工作很忙,但是假日時也不忘陪我出去走走,帶我去看好看的風景,帶我去
吃好吃的食物。但是最近我發現他的行為非常古怪,不但下班時間比平常晚很
多,有時甚至整個晚上沒回家,我問他時他也只是回答我:「我要加班,結果
就忘了時間。」我雖然很想相信他,可是就連他平常也會陪我的假日,也被他
的”加班”給搶走了。現在我跟他講話時,他也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怎麼會
這樣…?我不希望我們這五年的感情發生問題,可是現在問題已經發生了,我
必須找出問題的根源並且解決。於是,我找了徵信社跟蹤他,希望這一切都只
是我的胡思亂想。但是,結果並非如我所願,我老公他,真的有問題!!前幾
天徵信社的人到家裡找我,拿出他們跟蹤我老公所拍到的照片…什麼!?竟然
是他和一個女人卿卿我我的照片,旁邊這個女人竟然還是我的好朋友靜凌,怎
麼可以…?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兩個都是我最愛的人,竟然背著我做出這
種事,我絕不會原諒他們…。
「我回來了。」他回到家的時候,剛好一點整的鐘聲也跟著響起。
「你回來啦,今天怎麼還是這麼晚呀…?」
「加班,我累了,先睡了。」說完他便走向房間,完全沒有看坐在客廳等了他
三個小時的我一眼。
「好…你先睡吧。」我對老公說完,拿起電話撥給靜凌。「喂?」
「喂,靜凌嗎?我是芳儒,我們也好久不見了,我明天可以去你那裡嗎?」
「嗯…好啊!那我等你來。」「好,那明天就打擾你囉。」
「沒關係,那就這樣囉,晚安!」當她要掛下電話的那一瞬間,我對她說了一
句:「我會成全你們倆的…」
清晨的曙光把我從夢中叫醒,「就是今天了…」我起床後整理一下容顏並換了
件衣服,準備去靜凌家”拜訪拜訪”她。我要出門時,老公還問了我…「你這
麼早要去哪阿?」
去拜訪一個朋友,你也認識的…。」「喔!是誰?」
「……」我沒回答,轉身便走出大門。走在路上,我一直想著和我老公之前的
點點滴滴,我們當年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要結婚,你也對我許下了山盟海誓,
這些事難道你都忘了嗎?我對你的愛不少於靜凌,不!我把我的一生都奉獻給
你,你卻如此對待我,既然這樣,你也別想會有好日子過…
叮咚~我按了靜凌家門前的電鈴。她打開大門熱情的邀請我進去,似乎什麼事都
沒發生一樣,可是我都知道,你背叛了我,你讓我生不如死…她帶我走到餐廳
去,拉了張椅子給我坐。
「芳儒,你先坐,我幫你倒杯飲料。」說完,她走到餐桌前面的吧台,背對著
我開始弄東弄西。
「不用客氣了!」我站了起來,朝靜凌的方向悄悄的走過去,呵呵…她還在幫
我準備飲料,都不知道自己就快要…我隨手抓起一旁的花瓶,重重的朝她的後
腦杓敲下去。「啊…」靜凌被我的重擊敲昏了過去。我看了她一眼,暗暗的笑
了一聲,然後把她拖到比較空曠的客廳去。
我走出門外,把剛才放在門口的大袋子拖進屋裡放在暈眩的靜凌一旁,
「我要讓你知道,搶走我老公的下場是什麼…」我從大袋子裡拿出了一把斧
頭,從小在台南的鄉下田長大的我,力氣可比平常在都市裡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大很多。
「靜凌…我們以前是多麼好的朋友阿,我是多麼珍惜我們之間的友誼,而你…
卻不看重它,嗚…」一想起來,我不禁又淚流滿面,我將斧頭舉起來,朝靜凌
的左手砍了下去。「啪搭…」砍下去的一瞬間發出了骨頭斷裂的聲音,鮮紅的
血液也從她斷裂的左手臂流了出來,馬上就把地板染成一片紅…我已經失去了
理智,斧頭又再度舉起,朝她另一隻手砍下去,也斷了…
「嗚…」靜凌似乎因為疼痛的感覺而甦醒過來,她的表情十分痛苦,低下頭看
著自己一身血紅的身子。
「啊!!好痛,我…我的手…我的手呢!?」
我將她的兩隻手舉起來在面前晃來晃去,「靜凌…你在找這個嗎?」,她抬起
頭,表情從痛苦轉換成驚恐,靠雙腳的力量往後退…往後退,像一隻毛毛蟲一樣。
「芳儒,為…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把手中的雙手丟到一旁,撿起斧頭一步一步接近她,斧頭上面的血順著邊緣
滴了下來。
「為什麼?這是我要問你的話吧!我把你當作最要好的朋友,而你卻跟我老公
幹出這種勾當,你太傷我的心了…」她因為已經無路可退了,將身體靠在牆
壁,此時的她態度突然強硬了起來。
「既然被妳發現了,那也沒辦法了,但是芳儒…妳殺了我,妳是要坐牢的,妳
也沒辦法和妳老公在一起,我愛他…我比妳還要愛他,而且妳老公的心也已經
在我這了,妳想阻止也不行了」
聽完她的一番話,我氣的將斧頭舉起來,朝她左腳砍了下去。
「呵呵…靜凌,我以為我有這麼笨嗎?我也知道我老公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
了,所以…我也要毀了他最心愛的東西。至於坐牢,我老公都不愛我了,我怎
麼樣都無所謂了…」我現在已經流不出淚了,也許是因為我之前已經為他們哭
了太多次,也有可能是我不想再為他們這兩人流下任何一滴淚…
靜凌驚叫了一聲,看著自己的左腳從身上脫落,血緩緩的流出,她傻住了,沒
想到以前跟她最要好的朋友竟然會為了一個男人就要將她殺害,而且不是一刀
斃命,是想看她痛不欲生的樣子。
「芳儒…求求妳,別殺我…我願意放棄他,我願意放棄你老公,只求妳放了我
一條生路,我會離開這,我不會在出現在妳和妳老公面前」血從她被我砍斷的
雙手及左腳不停的流出,她的臉頓時變的慘白,「靜凌…我的好朋友靜凌,別
求我,我不會逼妳和他分開,因為…我想成全你們。」我把斧頭舉起,朝她剩
下的那隻腳砍了下去。
「啊…」她倒了下去,全身無力,眼睛似乎已經快要張不開了,剩下最後那口
氣時,她問我:「那…妳為什麼…還要殺我?」
「因為…我想讓妳成為最美麗的藝術品。」我說完,她的眼睛也闔上了。我從
帶來的大袋子裡拿出一個黑色垃圾袋,將靜凌的雙手、雙腳以及那個不成人形
的身體丟進去先放在一旁,再把靜凌的家恢復成我到這之前的乾淨模樣,就像
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整理好後,我一隻手拿著袋子,一隻手拖著裝著靜凌的黑
色垃圾袋離開了她家。
到家時,已經是下午二點多了,我坐在床邊,頭腦一片空白,轉過身看見了我
和我老公貼在牆壁上的結婚照片,唉…照片中的男女是多麼幸福,為什麼才短
短五年就變成這樣了呢?我站在床上,將結婚照片拿下來,只剩一片白花花的
牆壁,
我把靜凌的屍體從垃圾袋中拿出來,用一隻手按在牆壁上,另一隻手拿著釘子
及鐵鎚,朝她的脖子釘了下去,「噗滋噗滋…」血順著身體流了下來,我依序
將她的手、腳也釘了上去,原本想讓她的身體成一個完美的形狀,可是因為我
是釘在手掌及腳掌的部分,所以手臂及大腿都垂了下來,「這樣不行…」我走
出房間到了客廳,從工具箱拿出了粗鐵絲及剪刀,此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呤~呤~呤~
「喂?」
「喂,芳儒,我今天會晚點回去,妳自己先睡吧。」
「好,你早點回來,我有個禮物要給你…」我掛上電話,走向房間,看著掛在
牆上的靜凌,「靜凌…真抱歉,我應該幫你保留全屍的,沒關係,我現在就幫
你恢復喔…」我爬上床,用鐵絲的一端從靜凌的手穿進去,而另一端則是穿進
了她的肩膀,腳也是用一樣的方法,穿好之後,我爬下床,退到後面欣賞著我
做出來的
“作品”,「好了…你看現在,是不是美多啦!」靜凌的屍體掛在牆上成大字
形,之前垂下來的部分也被鐵絲給串了起來,活生生就像一個人形娃娃…她的
臉充滿著無奈,身體已經全被血給染紅,到現在她的血還一直流個不停呢…
現在,就等我老公回來看他的禮物了………


avatar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94
積分 : 3528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3-14
年齡 : 29
來自 : hngkong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lai378418041.365ubb.com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