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378418041
<font color=0000FF size=2><B>空間有您的加入-顯得更多姿多采 <font color=EE0011 size=1><B>QQ群473602802

打麻將遇鬼

向下

打麻將遇鬼

發表  Admin 于 周六 7月 07, 2012 2:31 pm

壹般在廁所或廚房都很容易遇到鬼!或許這些地方較為陰濕吧!尤其是馬桶,很多小說或電影都是如此演的!在馬桶裏有顆血淋淋的人頭對著妳笑,或者有只手從馬桶裏伸出來,再不然就是廁所的鏡子有鬼影啊,水籠頭打開會有血水流出來啊,反正,在廁所有太多的鬼故事可以寫了,而以下這壹篇也是如此!三個人都開始不耐煩─阿唐進廁所去太久了!雖然說已連續打了三十二圈,大家都很疲倦,但假期連續幾天,講好了,至少九十六圈,才打了三分之壹,而且“戰況”激烈,高chao叠起,籌碼在四個人的面前移來轉去,勝負難分,三十二圈之後,稍事休息,人人都鬥誌高昂,恨不得再立刻投入“戰場”,阿唐卻撫著肚子說肚痛,進了廁所。進廁所是常事,人有三急,沒有人可以不進廁所的,可是他進去太久,至少有二十分鐘了吧!三個人坐在麻將桌旁,把攤在桌上的麻將牌,搓了又搓,疊了再推倒,也不知多少次了。麻將桌的壹邊空著,那是阿唐的位置。阿唐的對家首先耐不住,抓起壹張牌來,桌上用力敲著,發出“啪啪”的聲音,聽來響亮而刺耳,他大聲叫:“阿唐,別賴在廁所不出來,三個人等妳壹個”廁所中傳來了阿唐的答應聲,聲音聽來有點怪,悶悶的,倒像是他壹面回答,壹面正在用力做些什麽別的事:“就快好了,就快好了!”
  他們打牌的地方,是壹層相當殘舊的四層高樓房。在飛速發展的城市中,這種舊樓,已經很少見了。舊得唯壹的前途,就是等候拆建了。而這幢房子,也的確準備拆除了,上下四層,除了底層還有壹家雜貨在營業之外,也只有三樓這壹層,有他們四個人在打牌,阿唐的壹個長輩是這壹層的承租人,阿唐提議的:要打牌,到那層樓去,地方寬敞,又沒有人來打擾,隨便我們拆天拆地。其余三個人來到壹看,果然是壹打牌的理想所在,於是才有了“長期抗戰”的行動。像那樣的舊式樓房,內部結構有壹個特點,廚房和廁所,都在另壹端,若是面積大,和主要的廳堂,隔得也就相當遠!正因為這樣,所以雖然三個人都覺得阿唐的聲音有點怪,但總以為那是從十多公尺外傳來的,又隔著廁所的木門,所以並不在意。又過了三分鐘,阿唐的對家脾性氣,再度高聲叫:“阿唐,妳出不出來?”阿唐的回答,聽來有點氣喘:“這就來,這就……。”聽來,像是他沒有說完,接著,就是嘩嘩啦啦的壹陣水聲,舊式的廁所,水箱放置得相當高,所以沖廁的水聲也就格外響。
  對家悶哼了壹聲,他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通向廁所的走廊,他伸長脖子,看到阿唐有點腳步踉蹌地走了過來了,好像還在喘氣。阿唐坐了下來,早已等急了的三個人,自然立即開始行動,打麻將的步驟是固定的:搓牌、疊牌、抓牌……所有人的註意力都集中在牌上,麻將牌這種遊戲,帶合參加者的樂趣,幾乎無窮無盡,能令參加者全心全意沈浸其中。所以,自阿唐從廁所中出來之後,究竟過了多久,才被人註意到他的臉色不對,沒有人說得上來,首先註意的是阿唐的上家,由於接連打了兩張牌,阿唐都猶豫著,決不定是要還是不要,他才向阿唐望了壹眼。桌上的麻將燈壓得很低,所以阿唐的臉色,在燈光之下,這也就使他異常的臉色,看來格外慘白。上家吃了壹驚:“阿唐,妳臉色怎麽那樣難看,沒事吧!”當中隔著燈,對家要註意阿唐的臉面更不容易,他咕噥了壹句:“三十多圈牌打下來,臉無人色,那是壹定的了!”而這時,下家向阿唐看了壹眼,也覺得不對,把燈托高了壹了些。


avatar
Admin
Admin

文章數 : 398
積分 : 3630
威望 : 0
注冊日期 : 2012-03-14
年齡 : 29
來自 : hngkong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lai378418041.forumotion.com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